综合新闻
“快乐操场”滦县茨榆坨小学捐助与李河校长一席谈
2011-11-16
  

  10月28日,“快乐操场”捐赠一行人来到河北省唐山市滦县茨榆坨小学。李河校长率领他的校园锣鼓队在学校门口列队相迎。

  李河,现年48岁,任滦县茨榆坨校长已届10年。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概括是“基本上以校为家”,从言谈举止上,我们能够感到这位小学校长对基层教育的了如指掌和对学校管理的自信与从容。比如,茨榆坨小学每年3月都要坚持学雷锋活动,每年5月,要进行红五月歌会。再比如,由于学校临近一条川流不息的公路,每当学校放学时,学生们矮小的身影穿梭在过往车辆和接送学生的车辆人群中,给学生安全造成隐患,李河校长就自制了两个牌子“学生放学请您稍等”,每当学校放学时,这两块牌子放在学校大门的两侧,一南一北“截”住过往的拉煤车拉货车,让孩子快速放行通过。这些都让人感觉到一位乡村小学校长缘于爱而显示的勇气和与魄力。

  我们问李河校长,这次快乐操场活动,是谁报的名?李河校长说:“是我。”“我是燕赵都市报的忠实读者,一看到‘快乐操场’这四个字,我就产生共鸣了。因为学校的操场太枯燥了,孩子们太不快乐了,所以,活动一开始,我就报了名。”

  李河校长说:除了器材短缺,现在学校尤其是中小学体育活动是个很难的话题。现在孩子们长得很快,但锻炼却越来越少,造成学生体质在下降。另外一方面是,现在的孩子都把自己圈在家里,上网,体育活动也相对少了。还有,过去都是孩子们自己背着书包上学,现在,都是家长接送,孩子们连这点路也省了。说得夸张点,现在的孩子连跑都不会了,做个高低杠就可能骨折了。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虽然大家都注意到了这方面的问题,但学校开展体育运动,却又困难重重。“伤害处理”是校园体育运动开展的心头之患。一旦出了危险,解决起来特别麻烦,现在家家都是一个孩子,再加上维权意识增强,每发生一起意外伤害事件,学校都要费不少气力来解决,这挫伤了学校开展体育运动的积极性。因为,孩子们本身就是好动的年龄,难免磕碰冲撞,一有事,就特别牵涉精力。所以,现在学校经常开展的体育运动一般仅限于队列,跑步、跳绳。 “很多体育运动是很难避免伤害的,比方篮球,冲撞是正常的,必须的。”同行的河北省体彩管理中心张进副主任很赞同李河校长的观点。

  记者联想到,不止一所学校的校长和体育老师表述过此观点。受到“快乐捐赠”捐助的邢台皇台底中学的一位主任就说过这样的问题。该学校教育主任对记者说:为了避免和减少学校运动安全事故的发生,他们一般不开展跳马、体操、高低杠这样的活动。

  临离开时,李河校长还提到另一个令他担忧的问题,这就是德育教育。他说,过去强调“德、智、体”全面发展,现在,除了智,体育、德育教育都陷入了困境,社会教育对学校教育的抵销太大了。你在学校里教育的东西,回到家里马上就不合适了,拜金主义,一点事多么不可能,但“我家有钱”让一切扭曲了。现在基本上是5加2等于零。李河校长为此忧心忡忡。